做行业破局者,元戎启行推出1万美元L4级自动驾驶方案

  • 2021/12/16  元戎启行
  •   2021年12月8日,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元戎启行发布了面向前装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DeepRoute-Driver 2.0,成本不到1万美元。元戎启行是首家将L4级自动驾驶成本降到1万美元以下的自动驾驶公司。该方案的推出,打破了L4级自动驾驶因成本高昂而无法量产的困局,令自动驾驶大规模量产成为可能。

     

      该方案采用了5个固态激光雷达和8个摄像头,可对周围形成360度精准感知。相较于目前市场上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元戎启行的自动驾驶车辆车顶上不再有复杂的传感器结构,传感器大多嵌入车身,保持了车辆的流线型设计。

     

    元戎启行DeepRoute-Driver 2.0

    元戎启行DeepRoute-Driver 2.0

     

      根据元戎启行发布的路测视频,该方案的自动驾驶系统在城市复杂路况中也有“老司机”般的表现,能精准识别红绿灯、各类交通参与者、周围的动、静态障碍物,在繁忙的车流中也能轻松完成连续变道、避开临时路障等复杂操作,选择最高效的道路行驶。

     

     

    搭载前装方案的元戎启行L4级自动驾驶汽车在夜间高峰中行驶

     

      元戎启行CEO周光表示:“元戎启行从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自动驾驶的成本问题,通过一系列创新技术,弱化了硬件对系统的限制。元戎启行的感知算法能够很好地适配和融合固态激光雷达与相机的数据。通过我们自研的推理引擎,使得复杂的自动驾驶系统也能够用低成本、低功耗的计算平台运行。此外,自研的相机等硬件设备也降低了自动驾驶系统的整体成本。”

     

    元戎启行DeepRoute-Driver 2.0采用了固态激光雷达

    元戎启行DeepRoute-Driver 2.0采用了固态激光雷达

     

      L4级自动驾驶成本高昂,动辄几十上百万的成本一度是限制这一技术商业化的紧箍咒。因此行业中也有许多企业并没有直接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而是采取从L2到L4不断升级的“渐进式”技术发展路线。两者孰先实现自动驾驶量产,在行业中一直有争议。有人认为L2的技术无法“升级”到L4,也有人认为现阶段L4技术成本过高,难以进入前装实现量产,也就无法积累足够的数据证明自身的有效性。

     

      对此,元戎启行CEO周光则认为:“只有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打造真正的无人驾驶,才能从工程上降本增效,更快实现自动驾驶技术的量产。一开始不计成本的研发,尽管能获得较好的系统性能,但在量产前必定会面临非常大的降本压力,而一开始若因成本而降低对技术的要求,某种意义上是对自动驾驶技术的偏离,更难实现自动驾驶的量产。”

     

    元戎启行自动驾驶量产路线

    元戎启行自动驾驶量产路线

     

      在产品规划上,2022年到2023年,元戎启行将拓展与主机厂的深度技术合作,研发出车规级前装量产方案,预计到2024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进入市场。

     

    元戎启行自动驾驶量产时间规划

    元戎启行自动驾驶量产时间规划

     

      这一方案也将用于元戎启行未来的RoboTaxi运营中。为满足大规模部署后的数据研究和技术迭代需求,元戎启行将通过成熟的数据闭环体系,以数据驱动的方式,在数据收集和分析、算法提升、模拟仿真、到真实路测、版本升级这一闭环中实现自动驾驶技术的不断迭代,从工程上提高自动驾驶对长尾场景的处理能力。

     

      由于法律法规的要求,L4级自动驾驶量产后,在一段时间内,车辆还需要驾驶员的监督。车企和自动驾驶企业可在这一阶段积累海量数据,通过数据闭环不断进行技术迭代,以应对未来不断出现的边界场景。但随着法规和政策的开放,自动驾驶汽车将不再需要驾驶员。

     

      今年9月,元戎启行获得了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战略投资,成为国内唯一获得互联网巨头投资的自动驾驶公司。元戎启行也是首家在深圳中心城区进行自动驾驶汽车试运营的企业,迄今为止,已累计接单量近3万单。其中,95%的乘客给出5星好评,认为自动驾驶汽车兼具智能、平稳、舒适等优点。元戎启行在深圳、武汉、杭州的繁忙核心城区已经积累了超过300万公里测试里程。

     

      2020年,东风汽车与元戎启行等多家企业达成“自动驾驶领航项目”合作,在武汉打造全国最大规模的自动驾驶车队,到2022年,总投放自动驾驶汽车不少于200辆。2020年,元戎启行还与曹操出行展开了自动驾驶网约车的测试运营合作。

      

      “元戎启行一直专注于打造一套自动驾驶系统。在确保安全、可靠、智能的基础上,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技术不断降低系统成本,让自动驾驶实现前装量产,为用户提供‘坐得起’的自动驾驶服务。”周光说。